1. <u id="jteko"></u>

      2.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你睡不好,竟可能是便便便不出來的“鍋”

        2021-11-05 10:23:24梅斯醫學
        核心提示:便秘會引起生活質量下降,且慢性便秘和睡眠功能障礙之間是充分的雙向聯系:睡眠不好可能影響腸道功能,而便秘可能影響睡眠參數。此外,生活方式會影響便秘和睡眠,但迄今為止,還沒有研究厘清這三者之間的聯系。

        功能性胃腸疾病(FGID)是胃腸病科常見的診斷,其特征是持續和反復出現的消化道癥狀。目前根據Rome IV標準認定的FGID包括腸易激綜合征(IBS)、功能性便秘(FC)或腹瀉、功能性嘔吐、功能性消化不良和功能性腹痛。根據日本指南和羅馬IV標準,慢性便秘可能表現為腸蠕動減少、排便緊張、大便硬和/或便秘或排便不完全的感覺,是一種包括便秘為主的IBS (IBS- c)和FC的疾病。日本慢性便秘的患病率估計為6.1-28.0%,是一個重大的醫療問題,社會經濟負擔很大。

        便秘會引起生活質量下降,且慢性便秘和睡眠功能障礙之間是充分的雙向聯系:睡眠不好可能影響腸道功能,而便秘可能影響睡眠參數。此外,生活方式會影響便秘和睡眠,但迄今為止,還沒有研究厘清這三者之間的聯系。

        本研究通過調查了日本人便秘的實際情況,旨在厘清慢性便秘、睡眠和生活方式因素之間的關系。

        本研究對9523名參與者進行網絡調查,其中,對"你認為你是否經歷過便秘"問題的回答,4908名小組成員強烈或適度地同意他們經歷了便秘, 并被認為適合進展到完整的調查。最終從中隨機抽查3000人接受全面調查,并且全部順利完成調查。

        基線特征如表1所示。睡眠良好組男性595人(46.9%),女性674人(53.1%)。睡眠質量差組的男性明顯多于女性組(P < 0.003):男性908人(52.5%),女性823人(47.5%)。睡眠良好組和睡眠不良組的平均年齡±SD分別為47.4±14.0歲和45.2±12.8歲,其中睡眠良好組年齡明顯較大(P < 0.001)。平均體重指數在組間沒有顯著差異。

        根據BSFS的結果,在良好的睡眠組(P < 0.001)中,BSFS 4 型(正常大便)的參與者比例顯著較高。相反,BSFS 1型或2型(結塊糞便)與睡眠不良相關(P = 0.016和P = 0.002)。

        采用logistic回歸分析,以睡眠狀態為客觀變量,利用睡眠障礙標準從PSQI中提取睡眠良好或睡眠不良的特征因素(表2)。除睡眠效率外,所有變量對睡眠都有顯著影響(P< 0.001)。在多變量分析中進一步分析發現,睡眠質量(P < 0.001),持續時間(P < 0.001)、睡眠障礙(P = 0.050)、使用催眠藥物(P = 0.005)、功能障礙(P <0.001)與睡眠不良相關。

        IBS-SI-J 在睡眠不良組(P < 0.001)中得分顯著較高。在睡眠不良組中,程度在中度或較高的參與者比例顯著增加(P < 0.001)。在睡眠不良組中,IBS-QOL-J均值顯著較低(P <0.001)。睡眠不良組在所有 SF-8 項目 的分數也明顯較低 (P < 0.001)。

        根據 HADS 分數,睡眠不良組的焦慮和抑郁水平顯著提高(P < 0.001)。在睡眠不良組(P < 0.001)中,7.0或以上的陽性率也顯著較高。

        羅馬III診斷標準, 包括至少 25% 的排便期間緊張(P < 0.001)、至少 25% 排便中的塊狀或硬腫塊(P = 0.002) 、至少 25% 排便不完全感(P  < 0.001),至少 25% 排便的結腸直腸梗阻/堵塞感(P < 0.001),至少 25% 要用手促進的排便(P = 0.002),最近3個月每月至少有3天反復出現腹痛或不適(P <0.001),與糞便形式(外觀)變化相關的發。≒<0.001)在睡眠不良組顯著增加(圖3B)。

        根據對病史和生活方式因素的評估,貧血(P = 0.041)、吸煙(P = 0.027),體重較去年增加至少3kg(P<0.001),睡前2小時內用晚餐(P <0.001),睡前吃點零食(P <0.001),不吃早餐(P<0.001)在睡眠不良組均顯著增加。相反,在良好的睡眠組中,每周至少鍛煉≥30分鐘,≥1年(P = 0.017)和相當于每天步行≥1小時的適度運動(P = 0.034)明顯較高(圖3C)。

        根據對受試因素的多變量可能性分析,與便秘患者群體睡眠不良有關的變量包括男性性別、與大便頻率變化相關的發病、至少 25% 排便的不完全感,以及至少 25%手動促進排便。與良好睡眠相關的變量則是年齡較大,BSFS 分數為 3-5(表4)。

        研究者根據便秘參與者對睡眠良好或不良的看法進行分類,并通過多個參數進行比較,包括 BSFS、PSQI、QOL 量表、HADS、羅馬 III 問卷、病史和生活方式習慣。這是首個使用這些參數來評估睡眠、便秘和生活方式之間的關聯的研究。

        在良好睡眠組中,BSFS第4類(正常大便)的參與者比例顯著較高(P <0.001)。睡眠障礙(P <0.05)、睡眠質量和持續時間、催眠藥物的使用以及PSQI的白天功能障礙(所有P<0.001)與睡眠不良有顯著關聯。 在睡眠不良組中,QOL 明顯惡化,焦慮和抑郁水平顯著高于良好睡眠組(所有P < 0.001)。貧血和吸煙(P<0.05),最近體重增加,不良飲食習慣(所有P<0.001)在睡眠不良組顯著增加。 男性,發病與大便頻率的變化,至少25%的不完全排泄的感覺”和“促進排便的手動操作”都與睡眠不良有關。

        總而言之,本次研究數據支持了便秘和睡眠障礙之間以及生活方式因素之間密不可分的假設。因此,需要以這些參數為重點的多因素治療策略,以提高受影響個體的生活質量和幸福水平。

        原文來源:

        Sayuri Yamamoto, et al. Internet Survey of Japanese Patients With Chronic Constipation: Focus on Correlations

        Between Sleep Quality, Symptom Severity,and Quality of Life. J Neurogastroenterol Motil, Vol. 27 No. 4 October, 2021

        pISSN: 2093-0879 eISSN: 2093-0887

        https://doi.org/10.5056/jnm20135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舉報/反饋
        鏈接地址:*
        舉報內容問題:*請選擇舉報類型
        原創文章鏈接:
        其他理由:
        更多問題及建議:
        聯系方式:
        japanesevideos高清在线